凌尘か♛

我曾暗自菲薄,最后发现不过是无病呻吟。
他们从来没有抛弃我,只是隐晦的表达了自己的情感。
怪我太过粗心,竟错过如此之多。

魔术师,生日快乐

你的身影仍然飞翔于赛场之上,魔术师的传说像星火般遍布燎原,后辈瞻仰着你的炫彩风姿,如虔诚的信徒追随传奇。
但只有你知道,这是远远不够的,微草小生还太过幼嫩,他们纤弱的肩膀无法支撑起万千荣耀。一人在星河前引吭高歌,斩断荆棘,为了后面的新秀能肆意的展翅高飞。
一双眼睛总是注视着他们,温柔而坚定

啊啊啊我好幸福!更新后开了一局就遇到了奈布和先生,本以为先生会是个直男,转身丢椅子的那种(记忆太痛苦,后来第一次遇到奈布时就看见先生围着他转圈圈!当时心里咯噔一下,然后狂喜!同类啊啊,接下来几次都遇到了先生和奈布,先生会把我们打残血,有时会一刀斩,但从不放椅子上!有时还会在旁边看我们互相治疗,有一次和奈布解密码时卡了,角色就挤在一起了,结果先生就吃醋了,红眼好可怕呜呜。先生很调皮的,把奈布,我和幸运儿一个接一个打残血,然后看我们治疗完以后接着打,奈布是被打得最少的,我是趴在地上蠕动了三四次了,d(ŐдŐ๑)唯一一次的慈善家也是放上去就走,估计先生是嫌他太直了,ಡωಡ)hiahiahia。最后先生把我抱到了大门,我其实是想再出去拆几把椅子的,结果被斩了(>﹏<)幸运儿把我治疗后就走了,我比他先一步,但是!奈布还没走!他残血后先生把他抱了起来,然后转了地图一圈,地图是红教堂哦(´-ω-`)先生带奈布去了主教堂,走得特别慢,我在观看时以为要送地窟,但不知道是不是找不到路,后来先生就抱着奈布徐徐走向大门,太唯美了!结束后我加了两位小姐姐的好友,真得全是杰佣党!啊啊,锤爆她们!

【all叶】 逃生录1.

#无限流逃生故事
恐怖d(ŐдŐ๑)
@雨霽天晴 亲爱的这坑满意不(;`O´)o
端午快乐(✪▽✪)#

神创造了人类,并把他们当作宠儿。
可有些听信魔鬼的蛊惑,背叛了创造者。
于是,他们被追杀……
却仍苟活于世

1.
叶修真心觉得自己应该是全世界最背的职业选手了,也有可能是感染到了乐乐的幸运e。
但无论怎么说,他穿越了——
没有任何预兆,上一秒还在苏黎世指定宾馆里打荣耀,下一秒就来到了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:一家破旧的精神病医院
至于如何判断穿越,叶修绝不会认为普通人的脑海里会有机械化的声音。

[叶修你好,我是你的语音助手,代号250。]

叶修听完这毫无感情的官方介绍,笑了下“你这名字取得真有水品,清纯不做作。”
特别致,特难忘

语音助手停顿了半秒,接着说[你身上有命定的天之骄子光坏,被总系统选中,背负拯救世界的重则。]
这次换叶修怔住了,他指了指自己,说“我看起来多少岁?”
[20刚出头]系统认真回答。
“那你觉得我会答应这种无厘头又中二的要求吗?而且我也快过三十大关了,我拯救世界了,谁来拯救我?”叶修同样认真回答,当然后半句是他瞎扯的。小时候也曾怀揣过当超级英雄的梦想,最后被无情的现实打败——恐高。

嚯,哪个救世主不上天入地的,叶修这一弱点无意彻底粉碎了儿童的单纯幻想,然后他就再也不白日做梦了。

[主要是发生在你身上的奇迹太多了,然后总系统认为你太逆天,不应该只窝在荣耀这一游戏上面。应该拥有很伟大的宏伟抱负……]
叶修打断,“谁说我没目标的!?”
系统示意他继续说,“我的新目标就是让荣耀这款游戏冲出地球!”
系统先生吓到了,[你真厉害]
“所以说可以送我回去了吗?”叶修问道。
[不行]系统摇了摇头,后来想到这人看不见,就改为说的[你可以把这任务当成游戏,就像做梦一样,而且通关后还有奖品。]
“什么奖品?”
[限量级灵魂碎片,可以召唤逝去之人的灵魂。]
叶修呼吸一重,“召唤后可以复活他吗?”
系统先生大约第一次碰到有人问这种问题,几秒后才犹豫到[应该可以,只要还有那人的遗物,就能凝聚上面的力量给他重聚身体。]
“得嘞!我同意拯救苍生!”叶修现在很开心,他甚至觉得自己能有牧师单挑整个联盟!
好吧又白日做梦了,张新杰知道了会用灌了铁的十字架模型砸死自己的,叶修不寒而栗。

【黄叶】吵架

#网上看到的段子
撞梗抱歉#

叶修和黄少天在一起也是有些年头了,关系正式确定是在兴欣夺冠那天。全副武装的剑圣像个孩子一样堵在休息室门口,不带喘气的说了篇长达一千字的情诗,说完后还一脸娇羞(大雾,那闪亮亮的大眼无端让叶修想到了自家小点。
最后吗,叶修是答应的,他想着年纪也不小了,联盟里的人也就几个亲密的。反正外面的是不想找的,万一人家姑娘不喜欢荣耀咋么办,那自己这几天往外跑或整天窝在家的架势,不得成了负心汉啦!
其实吧,两人成为情侣后的相处关系和以前是没有多大区别的,黄少天对房事也没有什么要求,更多的是像哥们一样开玩笑和刷副本。
不同的是,心里有了着落。
以前虽说嘴上喊着是叶修最好的朋友,但也只是停在朋友这一层上,现在吗,是要加个前缀——男朋友。
这就导致兴欣众人十分不解,这都在一起了,怎么不见恋爱的酸臭味啊?
没人知道黄少天的想法,他清楚知道叶修对自己是抱着种“消磨时光”的态度的,也就是说以后的日子,叶修从未把他当过一个情人,只是为自己的下半生寻了个伴侣。
这可不行!黄少天想着,他把玩着旁边人的手指,叶修正在查看新一辈职业选手的资料,为此稍有不满的嘟囔了声干嘛呢。黄少天答非所问,说想吃冰激凌了,叶修头都没抬,示意自己买去。
我不要!黄少天像没骨头似的瘫在椅子里,你陪我一起去嘛!
呵,叶修看了眼窗外,树叶子都晒蔫了,这时出去,做铁板鱿鱼吗?
好吧,于是他们就吵起来了,准确说是黄少天单方面的发牢骚,叶修见怪不怪,听见他歇口气了还好心的送上了水。
嘿!这家伙!黄少天被自家对象事不关己的样子给惹怒了,于是蹦地老高,一边炸毛一边说自己要离家出走。
行呀!叶修也看完的资料,好笑地瞧着剑圣的气急,那你就走呗!
走就走!谁回来谁孙子!黄少天也有骨气的转头就走,没有一丝留恋。

几十分钟后,叶修抬起手腕看了看表,嗯,时间到了。
楼下——“爷爷!你孙子回来了!”

任何人都知道廓尔咯民族的纪律严明和骁勇善战,他们生来就是战士,做为生存在尼泊尔的一个山地民族,小孩自幼在锋利的岩石和坎坷的山路之间穿梭,因此而动作敏捷体魄健壮。
也许是12世纪从印度移入的雅利安人与当地卡人的混血所产生的基因延续,又或者是座座山间不停歇的风刃,廓尔咯人都普遍不高,但也正是这样,他们是山地战和近战的高手。
再加上灵魂深处自然涌出的忠心,廓尔咯几乎每一人都是优秀的雇佣兵,他们像狼一样,对待雇主有数不清的耐心,可一面对敌人,纵然不如狮虎般勇猛,却也能用不死不屈的可怕毅力缠住敌人。
后来在英国人的调教下,来自野林的廓尔喀人心里产生比印度人更高贵的想法,在镇压印度独立运动时也下得了狠手。
残忍、冷漠、独立和钢铁一样的冷静思维 还有不畏死亡的淡漠想法
有人曾开过玩笑“如果一个人说不怕死,他要么是在撒谎,要么就是廓尔喀雇佣兵。”
奈布.萨贝达,做为土生土长的廓尔咯人 他曾在当兵服役时参加过一个训练,一个满是廓尔咯民族气息的训练——
为狼。
顾名思义,这是一个野性的训练,教官严厉地要求新兵们释放出内心的狂暴,无需压抑,彻底抛弃为一个人的资格。
然后像头没有理智的牲畜般去战斗,去抢食,去从枪林弹雨里撕扯下敌人的头颅。
而奈布是做得最好的一个,当他穿上毛发密浓的伪装服时,巨大狼颅下的蔚蓝眼睛会充斥着嗜血的欲望和不加掩饰的兴奋。每个和他组过队的人看到这种眼神时,都会担心自己是否会成为猎物,被斯皮扒肉,凌迟处死。
后来进了庄园,奈布曾对某人说过一句话,“不要和狼讲浪漫,除非你把脖子伸到他的獠牙下面,否则你就和奔跑的羚羊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想要驯服野兽的唯一办法,就是逼近他的内心,然后用尖刺抚摸他柔软的肚腹,忽视掉他愤怒的眼神,因为这只是炸毛了,接着附在耳边,问脖子的镣铐配什么样式好看。
当然 ,首先你得有足够的实力。

#以上是我对奈布新皮肤的看法,当然只是个人的猜测,部分资料来源百度
还有猫尾啊啊啊!敲萌!(/ω\)#

闹文荒了啊啊!我想吃肉ಥ_ಥ自己炖的太嫌弃 (′~`;)哪位大佬的肉肉好吃啊,我好饿( •̥́ ˍ •̀ू )

更新后的lof真心不会玩-_-||热度榜和最新榜是看着头晕 ,本人生来最讨厌这种分类方式了,完全把萌新写手扼杀在摇篮里(#-.-)

黄少天大喊到:“叶修,我喜欢你!”这下可把天不怕地不怕的叶修给吓到了,干嘛呢这小兔崽子,大街上嚎什么嚎!
“有事回去再说。”叶修转身想拉走黄上天,结果指尖还没碰到人家袖子就被抱了个满怀,“我不要,如果回去了你又会躲着我,你知道我忍这句话多久了吗?”往日清朗的少年音此时闷闷得,像是堵着鼻子了,明明带了点不讲理的味道,叶修却从里面听出了可怜兮兮,寻思着家伙会不会哭了?
黄少天的伤心落泪可是异于常人的,他是深刻把话唠这一属性融合升级,能够神奇地一边打着哭嗝一边骂人,是吹一下鼻涕还不忘呼啦几张餐巾纸恶心人的那种。
之前叶修亲眼看见过这小孩被网游里的人给逼急了,梗着嗓子要拼命,眼眶红得跟兔子似的。偏偏对面还不要脸地答应了单挑,这可算得上是火上浇油,然后黄少天是挂着泪水pk的,竞技场结束后还加对方好友开麦骂他。这十几大的孩子到底还小,没几下就真掉了金豆豆,绵软的嗓音里满是不可俗说的委屈,好像遭了天大的罪,硬生生把对方给听到良心受损,送了几套满级装备才掀了这事。
现在虽说大了,但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领反而升级了,逼着叶修答应了黄少天的表白。

多年后。。
叶修:这死没良心的大屁眼子!我咒他在床上精尽人亡!
黄少天:别呀老婆,来么一个!
叶修:……滚!

天地如此之大,你如今身在何方。幸存的沙场中只剩懦弱的残羹,你的狂妄写成传奇在民间传颂,他们都说你是杀伐果断的冷血罗刹,残败的铁蹄让所经地方寸草不生。
可谁又亲眼见过呢?在瑟瑟寒风中,你曾讥讽过,说生平凡死平庸,只因你用千百年未存的英勇,换不来欢送和和平,却迎来不息的骚动。
像是笑话,像是不公
你是世间唯一一个没有信徒的神,一个立于不败之地的战神,一个被万人所齿的神,一个不惧百万雄狮围剿的神,一个用身名换君临天下的神。
从天真无忧一腔热血的叶家长子到万物尽收眼不入心的叶大将军,何人真得接近过你。
从苦乐悲喜你我情谊到春秋四季日月更迭,你的满腹苦涩深深淹在了狰狞丑陋的穷奇面具下。
你的军中人只知他们的叶将军一杆却邪挑破天际,一人一马冲破血山,在万人压城之际献出奇策,不废一兵一卒退了敌。
那胆敢问他们,从了十年君的那些人,谁知却邪长杆上抹不去的深褐印记从何而来,这是当年亲眼所见挚友被万箭穿心时吐出的心头血,是一个毛头小子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玲珑武臣的瞬间疤痕。
那再问,谁知将军背上存在着一道半指深一臂长的剑疤,这是敌军偷袭而成的伤口,他本可以躲过,却为了保护尊敬的巫女而硬生生的接下一剑。在那之后,卧榻养伤足足半年。
士兵们和说书人都在夸大你的伟绩,唯有经历过甚至只看到过那场战争的人都知,这是你午夜梦境里的折磨,是你一生消不去的恶魇
漫天风沙,烽火燎原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哀嚎奏歌。
最后一问,当初城外人只看到乌压压的大军退境撤走,可当朝的文武百官有谁问道这退兵之法?有谁看到叶将军直挺腰背下的血色白衫?有谁看到叶将军清秀十指端的环形夹扣?有谁看到叶将军修长脖颈处的针刺小孔?
无人过问,他们都下意识的认为叶修是参天大树,无论多大的天雷暴雨都能抗下,保浩浩帝国的长安盛世。
但他终究还是个人啊,层层铁甲下也是血肉之躯,穷奇面具下也是眉目口鼻,甚至摘下将军的头衔,叶修更像个文弱小生。
树再大也终有轰塌的一天,肩膀再牢靠也终有疲惫的一日。
明明是个还要温柔的人,却偏偏扛起的残酷的活。
自以为心若磐石,却终究人非草木。

所以说软件更新后没有点赞功能了吗?还是纯属我手机出问题啦?